赶紧收藏吧!: bookmarkBookmark and Share




小沈阳带来的火与口水

小沈阳带来的火与口水
今年春晚小沈阳一夜蹿红,成为千家万户酒桌上的谈资。这在娱乐时代本没什么好说的。就像去年王宝强火的不行,眼下还有几个人谈论。 这里不想评判小沈阳演技如何,也不想评论小品《不差钱》水准多高,反正他确实给大家带来了快乐。这里关注的倒是小沈阳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以及还会继续带来什么?这话说得有点绕。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因为我发现,小沈阳出名了,真正兴奋的不是他,好像也不是他的爹妈和师傅,真正兴奋的是跟他毫不相干的人。包括媒体和公众,媒体有正规的不正规的,有平面的图像的虚拟的。公众有贩夫走卒,有知名人士。人们一时为了不失语,见面都以“小沈阳”作为接头暗号。实在热闹得很。 比如年三十演出刚结束,网上就晒出了小沈阳的所有“家史、家事”,小沈阳全家就在整个中国“实名制”了。透明得像美国总统奥巴马。 先是曝光小沈阳的坎坷演艺路,比如拜师赵本山,比如三次落选春晚。 接着镜头自然而然地伸向他的妻子,什么追妻如何苦,对妻子如何体贴,张杰对别的女人如何目不斜视。到后来更发展到,小沈阳曾拒绝富婆百万包养云云。 常人这么闹闹也罢,媒体跟着起哄也罢,一帮正儿八经的“作家”、“学者”也参乎进来了。而且以“知识”和“学问”加入大合唱。 李银河大姐在做学问之余也注意到小沈阳师徒的“政治错误”,并且以绝对权威认定“屁精”就是民间对同性恋的鄙称,“涉嫌歧视少数族群”,并敦促赵本山应为此事道歉。正当观众分成两派准备赤手肉搏时,李大姐又在博客上扇了自己一耳光,她说“恐怕真是错怪他(赵本山)了”。本来无限上纲就已经有失学者风范,繁体字再立马来个180度转弯,实在娱乐之至。 巴山鬼才魏明伦更是看出了小品“道德指向有问题”,认为小沈阳扮演的服务员毫无道德。而且他觉得故事编的太虚假,现实生活中央视的导演不可能去农村选角。于是又见一场是非大战在上演。 如此这般,小沈阳在台上的小品只有二十分钟,换来的是举国二十多天的口水。可惜这些口水对北方的旱灾没任何帮助。 这让我想起《娱乐至死》里尼尔·波斯曼告诉我们的现实:“盘龙在这里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结论虽然有点残酷,但现实正在一点一点地为这个残酷的结论作着诠释。 小沈阳究竟能走多远?不重要。赵本山老人家是否找到接班人?不重要。明年的春晚还会冒出谁?不重要。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在全民狂欢式的娱乐中,像陀螺一样高速旋转时,身体可以离心,精神不能离心,审美不能离心,判断不能离心。 现在有一种错觉正在甚嚣尘上,经济危机会引发娱乐井喷,我承认所谓“口红效应”,但前提是文化意义的回归,否则不是所有的井喷都是可爱的,比如火山喷发。 我们要娱乐,我们不要太娱乐。

0 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